汉密尔顿如愿夺得冠军 罗斯伯格来日方长

发布日期:2014-11-24 12:18 | F1车手

        2014赛季F1大奖赛随着收官大战的结束,也圆满的画上了句号。汉密尔顿二度获得世界冠军头衔,而罗斯伯格则因为赛车故障,与世界冠军擦肩而过。虽然,梅赛德斯的内斗没有停止过,但是随着罗斯伯格庆祝小汉夺冠,似乎一切成为过眼云烟。


  一样的是,汉密尔顿两次夺得总冠军都是在最后的收官站上。尽管这一次远没有第一次那般惊险,可对英国人来说,至少在赛前却是难言轻松的。


  带着17分的优势来到阿布扎比,汉密尔顿说他并没有感到自己有多踏实,因为最后一场比赛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也因为这最后的一战还是双倍积分。毕竟以正常计分体系而言,汉密尔顿只需要在阿布扎比确保一个第6就能问鼎车手总冠军,一旦换作双倍积分,要求立时提升了不止一点两点。至于说心理上,罗斯伯格只有夺冠一条路,夺了也未必能成事,不夺则机会更微,但是对汉密尔顿,还多了一个“守”or“争”的选择题。给人的感觉,英国人的优势利弊皆有。



  不管怎样,到最后F1还是以成绩论英雄,而汉密尔顿也用表现证明了他在收官战前的自我评价,“我已经准备好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更充分。现在的我比起那个时候(2008年夺冠时)更加强大,无论精神上还是身体上。”


  现在,回过头来再看这一整个赛季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之间的争冠戏码,“精彩”的TR层出不穷,“阴谋论”字眼屡见不鲜,两位车手联袂为我们奉献了一场要啥有啥的精彩大戏。


  巴林站,不爽的开始


  还记得巴林大奖赛第18圈罗斯伯格冲着TR喊的那句“该有人告诉刘易斯这么干不对”吗,德国人对于自己超过汉密尔顿后英国人又反超自己的动作显然很不高兴,认为汉密尔顿有点“过”了。而这一举动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汉密尔顿得以凭借领先身份率先进站,在策略上拥有优选权的他最终以冠军完赛。


  看起来巴林站似乎是两人不和谐的开始,虽然罗斯伯格对此予以了否认,“这不是第一次我们有这样的争斗了,也不是第一次我们如此的靠近。我们有过很多次(类似这样),从12岁时开始。”


  可当他们的目标都瞄准了车手总冠军时,很多东西都开始变得一样了。


  在西班牙,凭借着一口气的四连冠汉密尔顿终于在积分上反超罗斯伯格,填补了揭幕战退赛的损失。信心爆棚的英国人在赛后直说他需要找到粉碎队友精神世界的方法,此言一出明显激怒了罗斯伯格。


  摩纳哥,一切摆上台面


  大概只有罗斯伯格自己知道他在摩纳哥站排位赛最后的犯错是失误所致抑或是故意为之。谁都清楚杆位在摩纳哥意味着什么,如果不是罗斯伯格Q3最后的“意外”,汉密尔顿原本有机会挑战队友之前一轮做出的最速圈,所以,尽管赛会干事在检查了一系列的视频和遥感数据后认定罗斯伯格没有问题,汉密尔顿显然不会这么认为,并且跟英国人有同样想法的应该也还大有人在。


  因为排位赛的意外,汉密尔顿只能位于第二发车,到了正赛,英国人希望借由进站尝试超越罗斯伯格的想法又因为安全车的出动而变得无果。赛后汉密尔顿说,“整个周末都不是我希望的样子。”其“我们不是朋友”的话更是让梅赛德斯两位车手的关系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5天后,汉密尔顿在推特上写道,“我们是很久的朋友了,作为朋友难免磕磕碰碰,今天我们都冷静了下来,说了话,仍然还是朋友。”汉密尔顿此推还特地附上了一张当年和罗斯伯格同踩独轮车的照片。应该,车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只是更大的暴风雨还在后头。随后加拿大站又一次的退赛,让汉密尔顿落后队友的分差来到了22分。


  匈牙利,让车风波


  匈牙利站上,出于策略的不同,汉密尔顿在比赛中被要求让罗斯伯格过去,英国人没有照做,大家都听到了他说的那句“我不会放慢速度让尼科过去”,也都很理解他为何没有听从所谓的车队指令。有趣的是,赛后尼基-劳达选择了力挺汉密尔顿,“他做了对的事情(忽略指令)。我们将尽快翻过这一篇。”


  与此同时,托托-沃尔夫也承认车队的做法有欠妥当,换做是一般情况下让车的指令或者再正常不过,可是当两位车手互为竞争关系时,事情便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值得一提的还有,连着的德国站和匈牙利站,汉密尔顿都在排位赛中遇到了赛车故障,不得不从或倒数或维修区发车,最终这两站他都获得了第3,其中在匈牙利还力压队友一个排名,因为没有让车。


  比利时,全季的转折


  如果说整个赛季有哪一站最有资格被称为是转折点的话,非比利时大奖赛莫属。虽然在这站之后,罗斯伯格的领先优势来到了29分,可是仅仅过了五站,就变成是汉密尔顿反超24分。因此不少人都觉得,在斯帕,分数上的赢家尽管是罗斯伯格,心理上的天平则开始向汉密尔顿倾斜。


  比利时站原本在梅赛德斯车队的计划中应该是又一次的1-2,却因罗斯伯格早在第二圈同队友的那一撞,最终只是由德国人带回一个第2。汉密尔顿当时的反应可以用震惊来形容,“尼科刚刚撞了我,他真的撞了我。”赛后不管是劳达还是沃尔夫也统统表示这样的结果“不可接受”。这起意外如果是发生在两个不同车队的车手之间,应该只会被看做是一起赛车事故,可当对象换成是已然有所芥蒂的并且还在为总冠军而争的罗斯伯格和汉密尔顿,那便不再是一次偶然的不幸的碰撞,如此简单。赛后没多久汉密尔顿便发了声,“基本上他(罗斯伯格)承认自己是故意的,他说他本来可以避免(碰撞)的,但他并不想这样。”


  对梅赛德斯车队来说,这件事情需要尽快告一段落,于是有了罗斯伯格之后的道歉,包括车队没有明示内容的对德国人的“队内处罚”。此外,车队在声明中还表示,两位车手之于总冠军的自由竞争关系不变。话虽如此,斯帕一战对罗斯伯格的影响却被认为是潜移默化的。


  在蒙扎,因为自己在一号弯的失误,罗斯伯格拱手将领先位置和冠军送给了汉密尔顿;不久之后的日本大奖赛,两人又一次的贴车相拼,胜出的还是英国人。用库特哈德的话说,“斯帕事件后,刘易斯在心理上要力压尼科一筹。每一次当他俩处于近距离火拼状态时,尼科都会落于下风。”


  除此之外,身处领奖台却还要接受阵阵嘘声,只有罗斯伯格自己知道个中滋味。可以肯定的是,那滋味绝不好受。


  新加坡,尼科走背字


  对汉密尔顿来说,哪怕他每一站都拿到冠军,可只要亚军是罗斯伯格的,那么要追上队友,便不是一两站可以完成的事情。可如果是他问鼎冠军,队友却DNF,那就是另外一幅画面了。新加坡大奖赛无疑给了汉密尔顿这样的“美好”。


  出于方向盘故障(事后查明是转向柱的电路被不明杂质污染引发短路所致),迫使罗斯伯格遭致本赛季第二度的退赛,汉密尔顿也借由本站完成了对队友积分上的反超。英国人在比赛中一度的全力狂奔则让人们彻底见识了梅赛德斯赛车的恐怖。


  新加坡站之后,汉密尔顿更是一副势不可挡的架势,三连冠,四连冠,五连冠,其中在日本和美国站,汉密尔顿都是在赛道上解决了队友,在索契,则是罗斯伯格自己心急没吃到热豆腐。至此,在赛季还剩下两站的情况下,汉密尔顿的优势扩大到了24分。   


  ----倒数第二站巴西大奖赛给了罗斯伯格回神所需要的一切,从练习到排位始终都是最快,正赛中终于将汉密尔顿压在了身后,完美的周末让德国人得以将分差缩小了7分。只是,一切已不在罗斯伯格掌控之内。


  “两个人都配得上车手总冠军”,这是身为车队高层的托托-沃尔夫面面俱到的说词。人人心里都有一杆秤,但无论如何,数据是不会说谎的。虽然汉密尔顿在周六的表现不及队友,杆位数罗斯伯格11-汉密尔顿7,可在分站冠军数方面,汉密尔顿的11次要远胜罗斯伯格的5次;两人位居头排发车并且都完赛的情况下,罗斯伯格只击败过队友两次,其中一次还是在摩纳哥;汉密尔顿曾两次在赛道上直接超掉罗斯伯格从而最终夺冠,罗斯伯格却一次也没有做到过,虽然在巴林和西班牙,德国人看上去都是更快的那一个;还有就是,在遭遇赛车故障以及退赛次数方面,汉密尔顿也要多于自己的队友。尽管如此,当阿布扎比正赛,罗斯伯格被车队告知赛车问题太多还是进站(退赛)时,德国人的回答却是“我想坚持到最后”,令人肃然起敬。


  而末了,当罗斯伯格在赛后第一时间出现在前三名车手的休息间并对汉密尔顿表示由衷的祝贺,当汉密尔顿说着他跟罗斯伯格的友谊永远都在,一切又变得温暖起来,所有的不快似乎都已成为过往。不管怎样,都必须感谢这两位车手,为这个车队冠军早早失去悬念的赛季把精彩留到了最后。恭喜汉密尔顿,终于等来了自己第二座车手总冠军奖杯。至于罗斯伯格,下一季或许会更好。

2014-11-24上一篇:梅赛德斯车队新军突起 创造完美赛季
2014-11-25下一篇:沃尔夫让罗斯伯格重新振作 下赛季继续冲冠

F1订票咨询
您好,门票会在春节后统一快递,一般在3月初左右,感谢您的咨询。
您好,2020年上海F1预计2月份左右出票,请耐心等待。
您好,任何区域都是一人一票,凭票入场。
您好,所有观众必须购票才可以入场,带小朋友可以购买亲子优惠票。
您好,台湾购买F1门票可以选择快递,我们会以快递方式送出,一般快递三到五天到。
您好,WEC耐力赛可以自驾车前往赛场观看比赛,感谢您订购2019年WEC耐力赛。